戴蒙或低头想了好久,可是不管怎么想,压根就想不起来自己的记忆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这样的女人?“对不起!我想不起来,可以让让吗?我要回家了!!”

“戴蒙或!!!!……”李清有些沮丧地看着戴蒙或渐渐消失的背影,嘴里轻声地说道“你说好要娶我的呢?”脚步却不知不觉跟上了戴蒙或的脚步,望着她低头逗弄着怀里的宝宝,嘴角的那一抹微笑似乎有种醉人的感觉。

想到心底的那个人,戴蒙或心里就止不住地开心,刚走到学校门口,就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宝宝,妈妈来了哟!!”

苏清寒绝美的模样惹得不少人频频回头,尤其是今天还穿着职业套装,越发显得御姐气质十足。静静地靠在车子旁边,看着手机上一张张宝宝和那人的照片,心里甜丝丝的。

“在想什么?”戴蒙或放慢脚步,凑过去看了一眼苏清寒的手机,轻声地说了一句。

猛地一下,耳边传来一个声音,苏清寒心里不由得一惊。转身地时候望着满脸笑意的戴蒙或,嗔怒地白了一眼她。“多大的人,还这么毛毛躁躁的。”

可是当眼睛瞄到戴蒙或怀里眨巴着眼睛,允吸着大拇指的宝宝,瞬间心一下就软了下来。“宝宝,有没有想妈妈?”出乎意料的是苏清寒刚伸出手准备抱宝宝的时候,小家伙却忽然扬起肉呼呼的手臂。

远远地看着这一幕的李清,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原本很温馨的画面在这一瞬间,却这么刺眼。忽然手里传来一抹尖锐的刺痛,李清摊开手掌才发现指甲不知道什么时候刺入了肉里。“戴蒙或,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今天怎么想到过来接我?”戴蒙或拉好安全带,回头跟抱着宝宝的苏清寒问着。

苏清寒觉得好像一天不见,宝宝似乎又重了,而且模样越来越像是自己和戴蒙或的糅合,浅浅一笑怕是要萌翻很多人。“我才不是来接你的,我是来接我宝贝女儿的。”

“我现在地位才是我们家最低的。”戴蒙或一边开着车,一边委屈无比地说道,只是眼中那一抹说不出的微笑出卖了她。

“呆子!!今天爸妈们让我直接回去,说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要跟我们商量。”听到戴蒙或的话,一抹愉悦的窃喜浮现在苏清寒的嘴角。

当两人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两家的父母分别坐在一个沙发上,气氛显得特别严峻。戴蒙或一只手抱着宝宝,另一只手牵着苏清寒。“爸妈,你们这是做什么?”

戴妈一个激动就扑到戴蒙或的身上,一脸哀怨地望着戴蒙或说道“萌萌,你说我是不是宝宝的奶奶?”

丈二摸不着头脑的戴蒙或一脸茫然地望着戴妈,紧紧地抱住怀里的宝宝说道“妈,你这是干嘛?其实你也可以是宝宝的外婆!!!”

这话才说出口,戴妈抄起手边的宝宝使劲地打着戴蒙或的屁股,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老娘当初就不应该生你这个二货,遭了!!!我的眼角又多了几道皱纹了!!老公,求安慰!!”

戴爸无语地望着各种犯二的戴妈,又看了一眼自家茫然抱着宝宝的女儿,瞬间明白自家的女儿为什么反应迟钝和神经大条。“咳咳咳!!老婆,不要忘了我们今天来的目的!!!”

“哼!!!想都不要想!!现在女儿都是你们家的,宝宝必须是我们家的!!!”苏父立马就站起来,坚持捍卫自己的立场。

同样是一头雾水的苏清寒望着这个争锋相对的气氛不由得好笑,四个加起来都超过一百五十岁得人了还真没孩子气。“停!!!爸妈,你们四个必须说清楚为什么吵架,要不然我跟呆子立马就带着宝宝回家!!”

“这个……”作为苏家的核心人物和最理智的苏母开口解释到,这时候苏清寒才彻底明白这他们四个到底是为了什么吵架。原来他们都觉得宝宝已经这么大,所以必须取一个名字,现在最大的争议就是宝宝跟谁姓。

“爸……”苏清寒有些无奈地望着满脸固执的苏父,撒娇地拉着苏父的胳膊说道。

“清清,我投降了!!你知道你老爸最怕的就是你这一招了,但是宝宝必须跟我们家姓!!”听到苏清寒这样叫他,心猛地一下就软了下来,当扭头看着戴蒙或怀里的宝宝又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戴蒙或逗弄着怀里的宝宝,每次看到宝宝裂开小嘴巴笑的时候,整个心瞬间被一种叫幸福的东西填得满满的。“宝宝,喜欢叫什么名字呢?”

“萌萌,听我的!!必须姓戴!!”

“不行!!!必须姓苏,要不然我家就绝后了!!!”

就在戴妈和苏父争论得脸红脖子粗的时候,戴蒙或猛地一下坚定了心里的念头,望着宝宝清澈无瑕的眼睛,许多的想法一下就涌了出来。“爸妈!!你们不用吵了。我已经决定了宝宝叫什么,朝露暮夕!就叫苏暮夕。”

戴妈犹如战败的母鸡一样,沮丧地低着头,不时望了一眼戴蒙或,嘴里不停地叹气。苏父像个孩子一样笑起来,因为别人不会理解拥有一个将自己的姓传下去的后代,那一种发自骨髓的幸福感。

“宝宝,你以后就叫苏暮夕。兮兮,我是外公!!”苏父抢过戴蒙或怀里的兮兮,眼角不经意间挂满了泪。

苏清寒心里五味陈杂,别有意味地看了一眼戴蒙或,凑到戴妈的耳边轻声地说了几句。不一会儿,戴妈就乐得不行,亲热地拉着苏清寒的手说道“清清,那我们说好了!!”

“妈,你就放心吧!!我说话算话,至于那个呆子当然是听我的!!!”

事情完美解决之后,戴蒙或提出今天她来掌厨,让家里的其他人都好好休息。戴蒙或正在洗菜的时候,忽然被人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一股熟悉的味道传到鼻尖,依旧是好闻的柠檬味。“狐狸,厨房味道大,你快出去!!”

好久都没这样抱着戴蒙或的苏清寒,却忽然间发现这个人变成熟了,开始为自己考虑事情,像是跟着宝宝一起成长,莫名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呆子!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戴蒙或停下了洗番茄的动作,刚想要抱住苏清寒的时候,突然想起手上沾满了水便停了下来。

“为什么要让宝宝姓苏?”感受着她身上的温度,虽然的臂膀不够宽阔,可是那种安全感是任何一个人都没办法给自己的。

“没有为什么,你没觉得苏暮夕比戴暮夕好听吗?”戴蒙或轻轻地笑了起来,继续清洗着手上的番茄,任由身后的女人抱着自己。

当戴蒙或轻而易举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泪像是不受控制一样流出来,想起这个呆子为自己做的一切,苏清寒越发地庆幸自己爱上的人是这样的一个人。呆子,也许你没别人那么优秀,但是你知道吗?你独特的温柔,会让人像是毒品一样,一陷下去便一发不可收拾。

“呆子!!”苏清寒踮起脚尖,在戴蒙或的脸颊轻轻一吻,然后像一只受惊的兔子冲了出去。戴蒙或有些愣住地摸着脸上似乎还残留着她唇上温度的地方,呵呵地傻笑着。“这是什么意思?”

苏清寒望着那小小的身影,尤其是五官越发像极了戴蒙或的兮兮,想到刚才自己的动作不禁觉得羞涩不已。“兮兮,那呆子在做好吃的,等你长大了,妈妈就让她给你做各做好吃的!!”

当戴蒙或端上一道道全是苏清寒喜欢的菜,苏清寒心头泛起一阵阵的甜蜜,却假装不知道逗弄着怀里的兮兮。“兮兮……”

苏清寒的碗里全部都是她自己喜欢的菜,戴妈不停在旁边感叹着“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这女儿也没什么好的。”苏清寒窘迫地瞥了一眼戴蒙或,夹了一块鸡肉放在戴妈的碗里。“妈,这是你喜欢的。”

“哎哟,还是儿媳妇好!!牛牛,你这个闺女真好!!”

苏父心里满是苦涩幽怨地望着自家女儿,这闺女嫁出去还真是泼出去的水,没事!!!幸好自己现在还有那小子。哼哼!!那小子敢不给自己夹菜。“小子!!你难道不表示一下吗?”

关键时刻短路的戴蒙或摸不着头脑地看着苏父,又茫然地看了一眼苏清寒,接着想起什么!!将兮兮放在苏清寒的怀里,然后径直就冲了出去!!

“咳咳咳!!清清,那小子干嘛去了?”苏父心里更加苦涩了,自己只不过是让那小子给自己夹菜就这么难吗?

“爸,你快吃吧!!”说完夹了一块苏父最喜欢的糖醋鲤鱼,苏父瞬间从地狱升上了天堂,尝着自家女儿给自己夹的菜,心里那个滋味别提有多甜了!!!

过了一会儿,戴蒙或上气不接下次地拿着一盒东西,重重地放在苏父的手上,郑重其事地说道“爸,我听说肾虚的人就应该喝点补品!!!”

苏父艰难地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盒子,清晰无比的两个大字‘肾宝’!!顿时想要吐血的冲动,自己什么时候肾虚了!!!“臭小子!!我什么时候肾虚了!!!!”

“哈哈哈……牛牛,你居然肾虚!!!!”戴妈这个喜欢火上浇油的家伙完全不记得罪魁祸首是自家女儿,继而有一脸诡异地搭在苏母的肩膀说道“弟妹,牛牛那个真的……肾虚吗?!!”

苏母脸上不由得一红,小声地说道“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