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这才多久没见?宝宝都有了?”忽然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传到戴蒙或的耳边,转过头的瞬间戴蒙或就愣住了,立马有种想要跑的冲动!!

原来是戴蒙或曾经被教训过的大妈笑脸盈盈地望着她,当看到戴蒙或手里抱着的宝宝,瞬间有种母爱爆棚的感觉。“大妈好久不见啊!”苏清寒主动地跟大妈打起招呼,浅浅勾勒出一抹微笑。

“哎哟,小苏啊!这么久不见,你们小两口连宝宝都有了啊!!”望着戴蒙或手里抱着的小家伙,下意识有种想要抱一下的感觉。

“这小家伙现在才出生一个多月。”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大妈的时候,戴蒙或心里瞬间有种无法抗拒的感觉,居然将宝宝递给她抱着。

可是谁都不曾看到,大妈手飞快地做了一个手势,然后将这个结打入宝宝的身体里,只见瞬间宝宝眼中一亮,继而笑了起来。

“这个小家伙挺有意思的。你们小两口要好好养啊!说不定某天会给你们带来意外的惊喜。”说完便将宝宝递给了戴蒙或,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戴蒙或有种怀里的这个小家伙身上似乎带着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大妈,这小家伙挺沉的。”戴蒙或笑着说道的样子,低头望着这个小家伙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有种被萌翻的感觉。

“好了,你们小两口继续!我这个老太婆就慢慢地逛一下,好好培养这个小家伙。”大妈笑着跟两人告别,举手投足间带着一种莫名的气质。

戴蒙或和苏清寒相视一笑,继而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允吸着拇指的样子,眉宇间的呆萌跟戴蒙或像是一个模子翻出来的。苏清寒低头轻轻地亲了一下宝宝的小脸蛋,那小家伙似乎感觉到了,咧着嘴巴笑。

“狐狸,这个小家伙还是比较喜欢你。”戴蒙或一副哭丧着脸,吃醋地看着苏清寒,委屈十足。

望着戴蒙或醋意十足的样子,苏清寒不由得噗次一笑,这呆子居然什么醋都吃,现在连宝宝的醋的吃。踮起脚,亲亲地吻了一下戴蒙或的脸颊。“满意了吧?呆子!!”

“好了!!我们回家去!!!”戴蒙或弯腰将宝宝放在婴儿车上,一只手紧紧地牵着苏清寒略显冰冷的手,灯光将两人的背影拉长,紧紧地靠在一起。狐狸,你这辈子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半夜的时候,苏清寒忽然感觉到丹田的某处隐隐在刺痛,身体一阵阵地寒冷,身体不知不觉地发抖。望着睡着正浓的戴蒙或和宝宝,苏清寒下意识紧紧咬住嘴唇,想要压制住这股锥心的痛。

由于最近半夜总起床喂奶,戴蒙或迷迷糊糊地醒来,就看到苏清寒蜷缩在一起,下嘴唇都咬出齿痕,猛地一个激灵。“狐狸,怎么了?”

艰难地睁开眼睛,望着戴蒙或紧张兮兮的目光,苏清寒想要说出一个字,却发现舌头像是打结一般。白皙的手指紧紧抓住床单,手上的青筋暴起。

戴蒙或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将苏清寒搂在怀里,冰冷的身体一接触到戴蒙或的身体的时候,似乎得到些许的缓解。“呆子!!吻我!!”苏清寒忍着身体的痛,重重地说出几个字。

第一次戴蒙或责备自己的无力,心爱的女人在这里受苦,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帮她,那种锥心刺骨的痛,别人是永远无法理解的。

低头吻上苏清寒唇间的瞬间,唇上冰冷的触觉,像是一瞬间想要吞没自己所有的意识。强忍住寒冷,擒住她冰冷滑腻的香舌。淡淡的柠檬味,一如从前那么温暖,戴蒙或才知道面前这个女人强忍住所有的痛楚一个人默默承受。傻狐狸,你才是这个世界最傻的女人,不要让我一个人蒙在鼓里,好吗?

下意识一点点褪掉苏清寒身上的睡衣,感触到苏清寒身体的温度渐渐有种温暖的感觉。戴蒙或俯身含住苏清寒精致的下巴,含糊不清地说出“狐狸,以后全部都属于我吗?”

当戴蒙或的唇间吻住自己的瞬间,从唇间传来一丝丝的内力进入到身体里,开始慢慢缓解自己身体的煎熬。渐渐身体多了一些熟悉的情动,越来越不甘于那人的动作。

顺着下巴吻住苏清寒如天鹅般修长的脖颈,女人的美丽一瞬间像是来自于这里的一抹弧度,最能诱惑到人。一点点地占有苏清寒脖颈,稍稍一用力就出现一个刺眼的吻痕。

未能完全褪去苏清寒的睡衣,犹盖琵琶半遮面的美越发让戴蒙或迷恋。舌尖不由自主地在苏清寒的锁骨上打圈,白皙的皮肤上多了一丝的晶莹。“呆子!!不要……”苏清寒下意识环住戴蒙或的脖子,轻声地□着。

听着耳边娇柔的声音,戴蒙或似乎越发不能克制自己内心的冲动,左手不时在苏清寒的发间揉搓着,如丝绸一般柔滑的秀发一点点温润着她的手心。右手轻轻地解开苏清寒的衣服,一寸寸地掠夺她身上肌肤,一不小心就触碰到她身体的高耸。

戴蒙或舔舐着苏清寒的肩头,一点点地往下延伸,就在要霸占苏清寒身上最性感的地方时候,耳边却突然传来宝宝小声地哭泣声。戴蒙或下意识翻身就起来,一个箭步就冲到摇篮里,小家伙鼻头红红的,眼角挂满了泪珠。“宝宝不哭!!”

猛地一下失去那宁人沉迷的温度,苏清寒不由得狠狠地捶了一下床,可是转头望着戴蒙或抱着宝宝的那副模样,心里某处的柔软像是被触动了一般。呆子,我们还能走下去吗?

戴蒙或检查了一下,发现这个小家伙原来是饿了,迷迷糊糊之中却没发现这个小家伙身上传来淡淡的光芒一点点渗进自己的身体。一只手抱着宝宝,另一只从保温杯里拿出一只奶瓶,熟练地喂奶。望着怀里的小家伙大口大口的允吸着,戴蒙或乐呵呵地笑着。

过了好久,怀里的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戴蒙或弯腰轻轻地吻了一下宝宝的额头,呢喃地说了“宝贝,晚安!”

转过身子却发现,苏清寒的睡衣撩在肩头,脸上的潮红还未淡下去,戴蒙或下意识吞了一下口水。“狐狸。刚才……”

“刚才什么事情都都没有,现在睡觉!!!”苏清寒不由得心里一气,翻个身子就背对着戴蒙或。看到这一幕,戴蒙或不由得一笑,原来这个女人傲娇了,是不是自己把她宠坏了?

“狐狸,刚才真的不是我的问题!!要不要继续,我还……”戴蒙或故意装着猥琐一笑,握住苏清寒的光滑的肩头。

苏清寒翻过身子,径直就抓住枕头狠狠地往戴蒙或的身上砸着,嘴里还不停地轻骂着。“继续!!!我砸死你这个色狼!!”却不曾想到戴蒙或一把就把她抱在怀里,紧紧地抱住一句话都没说。

苏清寒想着身体越发严重,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点点的流出来,慢慢地浸透了戴蒙或的睡衣,咬着下嘴唇不想让她听到,要不然她又会心疼。“狐狸,你一个承受着,而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戴蒙或扳着苏清寒的身体,望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止不住的心疼一点点地蔓延开来。

“呆子!!要是有天,我不能够再陪你和宝宝,怎么办?”苏清寒终于将自己心里最担心的事情说出来,小声地抽泣着。

听到这一瞬间,戴蒙或心里犹如刀割一般疼,现在自己的生命里真的没办法承受没有这个女人的存在,要是失去她还不知自己的生命会成为哪一种样子。“苏清寒!!!好好活着!!”

其实在苏清寒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戴蒙或心里就有种大概了解的感觉,是不是自己小时候吞下那颗内丹的原因?所以狐狸才有这么多的痛苦和折磨,大不了将这个东西还给她。

“呆子,记得我给你讲过的那个故事!!你当初吞下就是我的内丹,是我活了这么多年的依赖。被你吞下之后,我变成一个小女孩,被我爸妈收养,一直到那次与你相遇。我才知道我的内丹在你的身上,慢慢才发现我爱上你了。当我要拿回内丹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内丹早就与你的心脏融为一体,那个时候我没办法……”

当苏清寒有些梗咽地说这段话的时候,戴蒙或竟然不知道怎么安慰,原来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自己。狐狸,我……“呆子,自从宝宝出生以后,我身体更加没有内力,甚至都没办法控制身体的变化。”

“难道就没有办法控制,或者彻底解决吗?”戴蒙或有些颤抖地说出来,只是说这句话的时候,却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说到这里的时候,苏清寒的双颊突然出现一抹嫣红,紧紧地抓住戴蒙或的衣服,小声地说道“我们只要接吻就会传递内功,要是想要彻底解决就必须拿回内丹。”

“什么?只要我们亲热就可以了?”戴蒙或大声惊呼了一声,苏清寒有些羞涩地捂着她的嘴巴,这个人怎么还是想从前一样没羞没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