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萌萌,你这个贱人!!!现在才通知我们!!”陈辰有些愤怒地挂掉手机,接着重重地将手机拍在桌子上。

恶狠狠地盯着还在打游戏得林阈,走上前径直摘掉她的耳机。“玩个毛线啊!!!现在去萌萌家!!迫不及待想要看看我干女儿了!!”

拽住胳膊就拎着林阈往外冲,林阈有些愣住地随着陈辰,可是看着还在打的游戏“学姐!!!我的电脑没关!!”

“关你妹啊!!现在什么也没有我干女儿重要!!”现在在陈辰心里的,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小萝莉是什么样子的。

随手挂掉电话,戴蒙或就看到苏清寒逗弄着宝宝,不时脸上还洋溢着一抹浅浅的笑容,像朵素色的玫瑰。“狐狸,我怎么觉得你最近好像总是很累?是不是没有休息好?”

一听到这句话,苏清寒眼底不禁掠过一丝慌张,用右手轻轻撩了一下耳边的头发,笑着望着戴蒙或说道“呆子!!你想什么呢?”

“要是不舒服就多休息,要是觉得在家呆闷了,就去上班!!”戴蒙或一只手逗着宝宝,低着头轻声地说道。其实相爱,不需要对方为自己改变,而是不断地适应,从何成为最适合的人。

说得苏清寒不由得心里一动,似乎很久都没有画画了,想要将自己所有生活画下来,想要一点点地将这些事情都画下来,即使……哪怕自己有一天不在了,她们也可以记住自己。

“呆子!!要是我有天不在了,你一定要照顾好宝宝。”苏清寒抱住戴蒙或的脖子,将头埋在她的肩膀,轻声地说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戴蒙或心里隐隐不安,只是更加用力抱住这个人。“狐狸,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碰一地声,门被撞开了。陈辰一看到里面的场景,立马捂着眼睛说道“萌萌,我不是故意的!!!你们继续,我们出去!!”

看到这一幕的苏清寒轻轻一笑,从戴蒙或怀里挣脱出来,小声地说道“没事,我们两个只是偶尔矫情了一下!!!”

陈辰放下手,一眼就被摇篮里睡得正安稳的小家伙给吸引住了,一个箭步就冲了上来。“萌萌,这个就是宝宝吗?”小小的个子,稀薄的头发,粉嘟嘟的皮肤,一切像是那么可爱。

“学姐,你动作小一点!!这小家伙好不容易才睡着,等会你又会把她吵醒了!!”戴蒙或小声地说道,却不曾想到那小家伙居然醒了过来。

睁大着眼睛四处张望,睡意朦胧的样子像个小迷糊,也许是第一次见到陈辰,一脸陌生地看着她。“咦!!!萌萌,宝宝醒了,我可以抱一下吗?”陈辰满是渴望地眼神看着戴蒙或。

噗!!!戴蒙或深知这个学姐有多恐怖,从来都没养活过一个植物和动物,连金鱼都被她淹死在鱼缸里。“那个学姐,这个等宝宝大一点好不好?”戴蒙或有些迟疑地问了一句,手却下意识护着宝宝。

陈辰却一下扑到戴蒙或的身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萌萌,我好歹还是你的学姐,都朝夕相处这么久了。更何况我现在还是宝宝的干妈,你看我连全职奶妈都给你带回来了!!”说完还指了一下站在一边一直处于观望态度的林阈。

目光下意识全聚集在林阈的身上,林阈瞬间像是被什么盯住一样的感觉,双手刷地一下就捂住胸口。“你们……要干嘛?”

苏清寒戏谑地上下打量了一下林阈,走上前拍打了一下她的肩膀,笑着说道“哎哟!!没看出来,你这货居然还有资本做奶妈?我真是看走眼了!!”

听到这话的林阈瞬间就泪奔了,自己明明只是围观的,为什么现在话题的对象变成自己了?“(a﹏a),萌萌你这个贱人!!!!”想了半天,林阈终于甩出这么一句。

苏清寒一把拉住戴蒙或的胳膊,嗔怒地望了她一样说道“呆子,不要玩了!!赶紧去给宝宝喂奶!!”

噗次!陈辰和林阈都笑弯了腰,尤其陈辰还指着戴蒙或,一边捂着肚子说道“哈哈哈哈……萌萌,你连胸都没有,怎么喂奶?”

“还是媳妇聪明,我刚想说这个来着!!!”林阈也是捂着肚子,嘴角都快咧到耳朵后边去了。

戴蒙或走到桌子拿出一个奶瓶,愤恨地说道“你们想什么呐!!!用这个喂!!!”结果这个两个人笑得更嗨了,抱着一起使劲地笑。

“原来是用‘这个’喂!!”陈辰怪腔怪调地说道,眼睛也不时地扫着戴蒙或的某处。

“狐狸,你是故意的!!”戴蒙或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一脸哀怨地望着苏清寒。

“我说了什么吗?我好像什么都没说!!赶紧去喂奶!!!”苏清寒心里乐开了花,可是脸上还是相当淡定地说着,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戴蒙或吃瘪的样子,就觉得特别可爱。

望着戴蒙或落荒而逃地跑出的样子,三人不禁笑起来,苏清寒低头的时候发现宝宝居然也咧着嘴巴笑,只是那笑容却像极了那人。“宝宝,你也觉得好笑对不对?”苏清寒轻轻地将宝宝抱在怀里,轻声地说着笑着。

陈辰在一边都快流了一地的口水,以前一直是觉得生孩子特别痛,可是现在看到这一幕,真的是羡慕嫉妒恨各种感觉顿时就涌上心头。再看到一边光顾着玩手机的某人,更是起不打一处来,同样都是人为嘛差别就那么大?

“苏姐姐,生孩子痛不痛?”陈辰犹豫了好久终于问出啦这句话,问的时候脸上一副小心翼翼地样子。

一手抱着宝宝,另一只手拍着她的背,轻轻地哄着宝宝。苏清寒抬起头看着陈辰的样子,轻轻一笑。“哪有不疼的,只是当你真的想要生一个孩子的时候,其实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就在这时,戴蒙或拿着一个奶瓶,急冲冲地跑过来“狐狸,奶粉冲好了,我来吧!!”说完接过苏清寒怀里的宝宝,熟练地喂奶。陈辰望着宝宝嘴巴吧唧地样子,眯着小眼睛,心一瞬间被融化了。

“萌萌,你什么时候变成全职奶爸了?“陈辰望着宝宝不停地允吸着奶瓶的样子,顿时有种被萌翻的感觉。

“当你有孩子的时候,每个过程都不一样,我现在就是好好照顾宝宝就行了。”喂完牛奶,戴蒙或将宝宝竖着抱着,轻轻地拍着背。

陈辰拿着手机在那里一直拍,下意识有些羡慕地碰了一下林阈的胳膊说道“小林子,要不我们也生一个吧?”

正在低头玩手机的林阈吓得手机都掉下去了,一脸惊恐地望着陈辰“学姐!!……你没开玩笑吧?”

见到林阈这个动作的时候,陈辰不禁眼中掠过了一点的失望,只是默不作声地将手移开,继续逗弄着宝宝。

当陈辰抱着宝宝的那一瞬间,整个心里像是被一种叫母爱的东西填充着,心里满是沉甸甸的感觉。小小的个子肉呼呼的,眨巴着小眼睛盯着自己看,小手抓着自己的拇指,都快被萌翻了感觉。

“宝宝!!我是干妈,叫我干妈啊!!”陈辰一本正经地教着宝宝叫自己,俨然就巴不得宝宝现在就可以叫自己一般。“萌萌,宝宝有没有取名字?”

“还没有取名字!可是大概有几个备选的名字。”

送走陈辰之后,已经到了傍晚。戴蒙或还在收拾着碗筷,苏清寒忽然从背后抱住她,轻声地呢喃着“呆子,好久没跟你一起散步了。”

戴蒙或甩干手上的水,随手从一边拿起一张纸擦拭着手上的水渍。每次苏清寒这么主动的时候,戴蒙或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狐狸,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直接说明白吗?我想要分享你的所有,不管是好或是不好,那样才是一个完整的你。

戴蒙或一只手推着婴儿车,另一只手紧紧地牵着苏清寒的手,忽然想起来两人初次相遇的时候,不由得一笑。“狐狸,记不记得我第一次装你男朋友的事情?”

“记得啊,那一次我爸妈就把你当做准女婿了。”听到戴蒙或提起,苏清寒下意识想起来那一次的遇见,明明自己恨他入骨现在却觉得生命少不了她的存在。

“为什么你刚开始那么不喜欢我?”戴蒙或猛地一笑想起来,苏清寒总是千方百计为难自己的样子。

苏清寒皱了皱精致的鼻子,弯起嘴角笑着说道“哼!!要不是你吞了人家的内丹……”说到这的时候,苏清寒的明亮的双眸一下就黯淡下来,再拿不回内丹……

“你的内丹?”戴蒙或有些迟疑地望着苏清寒,脑海里却猛然想起那一番画面,不禁有些迟疑了下来。那个东西对于她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说到这个的时候却突然哽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