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妲己莞尔一笑,手指拂过戴蒙或的鼻尖和嘴唇,眼神满是柔软的温柔。“我是谁?我叫苏妲己,我是她却也不是她。”

“是她却又不是她?”戴蒙或望着面前这个明明跟苏清寒一模一样的人,可是说话的语调却截然相反。

“是啊!我是她却不是她!”苏妲己望着面前这个自己心动不已的人,能够这样清晰地望着她,摸到她的笑容,真实地嗅到她身上淡淡的青草味道,幸福也不过如此。

“你坐下来!我给你讲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苏妲己牵着戴蒙或的手,笑颜如花地拉着她坐下来。

“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被除了苏清寒以外的人牵着,戴蒙或心里说不出的别扭,想要试图挣扎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被握得死死的。

苏妲己望着面前的戴蒙或,牵着她细长却温暖的手掌,不由得眯着眼睛笑起来,若是旁人看到一定会被迷住,可是面前的这个人是戴蒙或,只对苏清寒心动的戴蒙或。“很久以前,狐妖一族有一个天才少女,她的天赋超越族里所有的人。天赋越高,就想要获得越多的东西,在修炼的过程中,这个少女将人性中的善和恶分开,但是善恶本就是一体的,怎么可能完全分离开?于是为了追求更多,她成为了一个旗子,而我就是她的恶的一面!!我叫苏妲己!!”

苏妲己!!!戴蒙或瞬间就想起了苏清寒曾经跟她说过的故事,只是故事情节为什么跟这个好想?面前这个跟苏清寒一模一样的女子就是苏清寒恶的一面吗?“妲己,不是祸国妖姬吗?就是因为她商朝才灭亡的。”

“咯咯!!人就是这样,明明是贪恋美色,要怪在别人身上!!”苏妲己笑着笑着眼睛就流出眼泪,自己不过是一枚棋子,最后还要承受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望着面前这个女人笑起来的模样,戴蒙或心里被揪着疼,像是碎成一片片的。从口袋里递给苏妲己一方手帕,轻声地说道“擦一下眼泪,人类的进程,总需要人去承受,而你不过是一个背黑锅的。”

第一次苏妲己听到别人对她的评价不是负面的,终于有一个人可以细数自己的好,可以透过自己的坏看到那仅剩的好。苏清寒,你知道吗?我好羡慕你能拥有一个这么好的人。“谢谢。”接过戴蒙或的手帕,轻轻地擦掉眼角的泪。

“我就是苏清寒,但是我也不是苏清寒,所以就叫我苏妲己。”

“妲己!那谁是那个伯邑考呢?”戴蒙或忽然想打自己看电视里,伯邑考跟苏妲己是一对的,笑着就说了出来。

伯邑考!!这三个字直接戳中了苏妲己的心里,那个儒雅风流告诉自己什么是爱的人?那个教会自己弹琴的人,那个曾经想要不顾一切带自己逃离宿命的人?慢慢的那个人的模样和戴蒙或的样子一点点的重合在一起,伸出手摸着戴蒙或的脸。“伯邑考?戴蒙或?世人知道伯邑考,却不知道戴蒙或就是伯邑考!!咯咯咯……”

戴蒙或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居然是伯邑考?第二个念头竟然开始心疼面前的这个女人,脑海里的血池画面一下就浮现在眼帘,一张俊逸儒雅的脸笑着对着自己说道“戴蒙或,你就是我,我们永远都不曾分离,好好照顾她!”

苏妲己望着面前的戴蒙或一下子愣住了,看到她眼角的泪,竟然那么熟悉,似乎还折射出自己的身影。简单温柔的五官,白皙的皮肤之下,越发地温柔,只是眼睛里的倒影不是自己。戴蒙或,你知道我多想像苏清寒一样爱你吗?

脑海里一瞬间多了太多太多的画面,戴蒙或醒来的时候,不禁有些梗咽了。前世的痴恋,今生的纠缠,默默地在心里说了一句。“伯邑考,我帮你做最后一件事。”

“戴蒙或,我喜欢你,比苏清寒还要喜欢你。”苏妲己仰着高傲地头颅,像个女王一般告诉面前的这个人的心意。

戴蒙或不禁宛然一笑,抬起手轻轻地摸了摸苏妲己的头,那一刻苏妲己有种泪流满脸的冲动,为什么面前这个戴蒙或越发像自己记忆里的那个人。“妲己!这么久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

“伯邑考?戴蒙或?”苏妲己瞬间投入到戴蒙或的怀里,这么多年太多的事情已经让自己太累太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肩膀可以依靠,即使是暂时偷来的。

戴蒙或带着苏清寒走遍这城市最繁华的街巷,望着面前这个妩媚的女子笑得像个孩子。走过一间棉花糖店,苏妲己依依不舍地走过去,戴蒙或不禁一笑。“老板,给我一个棉花糖。”

从老板的手里结接过一个大的棉花糖,递给苏妲己面前,宠溺地说道“妲己,这个是给你的,今天我是属于你的。”

“这个是我的?连你今天也是我的吗?”苏妲己接过棉花糖,将信将疑地望着戴蒙或反问道。

戴蒙或摸了摸她的脑袋,笑着说道“当然我说话一言九鼎!”那一刻,苏妲己好像将面前的人跟伯邑考重叠在一起,两个人都爱,只是一个过去一个现在。

路过一间情侣装的店铺,苏妲己固执地拽着戴蒙或的胳膊,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店里其中的一间情侣装,白色的狐狸捧着一颗心,另外一只小白兔捧着另一颗心,俗气得要死的一句话“一生一世”。

“戴蒙或,我想那个衣服!”苏妲己径直将戴蒙或拉进去,指着那个衣服就是想要买下去的冲动。

“好好……”戴蒙或也觉得苏妲己现在穿着病人服怎么看就怎么觉得奇怪,说实话应该买一套衣服,只是内心里的那个人在不停地驱使着自己。

当戴蒙或跟苏清寒穿着这件衣服出来的时候,完全就像是一对小情侣,戴蒙或的兔子配着她的五官,完全就像个呆萌货。苏妲己妖媚的模样,穿着白色的t恤,披肩的长发,完全就是清纯的学生妹一般。

“戴蒙或,我想要吃这个!!!”苏妲己每见到一个东西就是好奇,不停地问着问那,眯着眼睛笑起来地样子让人止不住地心动。

这也是她今天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手臂紧紧地搂着自己,生怕稍微不注意自己就消失在她的世界里。苏妲己,这个世界欠你的太多?我能还你就是将伯邑考还给你一天,这就是我的承诺。

在电影院里,像两个普通的情侣坐在一起,点了可乐和爆米花。苏妲己看着电影屏幕上的一举一动,眼睛里满是好奇,不时喂戴蒙或一颗爆米花。“戴蒙或,吃一颗。”

戴蒙或配合地吃下一颗,就会看到苏妲己笑意十足的模样。当电影屏幕上出现男女主角接吻的画面,苏妲己还羞涩地捂着眼睛,只是手指间的细缝暴露了她的一切。

“戴蒙或,现在的人为什么都不知道羞耻?”

听到这句话,戴蒙或莫名心里有一股笑意,原来面前的女人居然这么保守,像个孩子一般。“苏妲己,你看着我!”戴蒙或嗅着鼻尖淡淡的兰花味道,擒住苏妲己诱惑的双唇,一点点地掠夺着她唇间的香甜。

苏妲己也配合搂住戴蒙或的胳膊,主动将香舌透露出来与戴蒙或缠绵在一起,幸福一点点的洋溢在心间。戴蒙或,如果可以我想这一秒可以停止下来。

再美的戏终究是要结局的时候,再动听的歌曲也有唱完的时候,再好看的小说也会有完结的时候。走出电影院的苏妲己想起那一幕,脸颊就止不住的修饰,面前的这个人只要没过十二点就是属于自己的。

“戴蒙或,可以带我去做一顿饭吗只为我一个人!”现在都要散场了,苏妲己唯一的想法就是能够跟这个人吃一顿散伙饭。

“好!我带你去。”戴蒙或一把牵着苏妲己的手,在路边狂奔。好在现在已经十一点了,路边没人看到这一切。戴蒙或像一个王子,而苏妲己像一个落跑的公主,不顾一切地离开。

桌子上摆满了饭菜,烛光下两人目光里只有彼此的剪影,戴蒙或绅士地站起来,在苏妲己的酒杯里倒上了些许的红酒,笑意地说道“妲己,很高兴再遇到你。”

苏妲己举起桌子上的杯子,轻轻地碰了一下酒杯,笑着望着戴蒙或。“我很庆幸,能够爱上你。”笑容之中带着些许的忧伤。戴蒙或,今夜之后你就是她的,一定要幸福。

一口一口地吃着桌子上的菜,戴蒙或和苏妲己却没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的影子居然纠缠在一起了,如此的和谐像一幅画。

苏妲己此刻觉得自己像个小偷,一点点地霸占了属于苏清寒的一切。苏清寒,你再给我一点点的时候,我就可以把这个人还给你。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的那一刻,苏妲己站起来走到戴蒙或的面前,低下头轻轻地在戴蒙或的唇间一吻。“戴蒙或,你是我偷来的,现在我要将你还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