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之间,苏清寒已经临近预产期了,靠在戴蒙或的身上,双手不停地抚摸着肚子。猛地一下忽然想起什么,抬起头眨巴地望着戴蒙或。“呆子,你说宝宝出生以后该叫你什么?”

这一问,一下子就把戴蒙或给问懵了。这宝宝出生以后该叫自己什么?叫爸爸?no,自己明明是女的!!叫妈妈,可是岳父岳母说生孩子的才是妈妈!!

“狐狸,我想不到宝宝出生以后该叫自己!!”想了半天,戴蒙或还是放弃了,就自己这个脑容量肯定是想不到的,沮丧着脸幽怨地看着苏清寒。

望着戴蒙或这个模样,苏清寒不由得噗次一笑,这个呆子每次想问题想不出来,就是一副求救自己的样子,可爱得要命。“呆子,我也不知道!!要不然等宝宝开口叫你,那以后你就叫什么!!”

让宝宝决定?戴蒙或瞬间就傻眼了,有些结巴地望着苏清寒说道“狐狸,不是吧?让宝宝……宝宝决定?”

“我是妈妈,宝宝叫你当然是她决定啊!!”苏清寒一副理所当然地回应到,其实她就是喜欢看着戴蒙或这个样子,呆呆傻傻的。

忽然腹中阵痛一下,像是什么要破壳而出一样。苏清寒下意识紧紧抓住戴蒙或的胳膊,手指甲都扣进肉里了。“呆子……宝宝,要出生了!!!”

戴蒙或不禁就开始着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将苏清寒抱起来,一边跑一边大喊着“爸妈!!狐狸要生了!!”

苏父一把扔下手里的茶杯,径直就跑过去。“哎呀!!老婆!你快点!!把东西都准备好!!小子,现在马上开车去医院,快点!!!”

以最快的速度将苏清寒送到医院,苏清寒一路上紧紧地抓住戴蒙或的手。“呆子!!我不生了!!!!”

听到这句话,戴蒙或不禁有些心疼,握住苏清寒的手,亲吻着她的额头。“狐狸,到医院了!!宝宝马上要生出来了!!!”

当苏清寒推进产房的那一刻,戴蒙或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被什么箍住脖子,透不过气来,重重地瘫在地上,眼睛紧紧地盯着产房的门口。

“小子,不要这么紧张!!现在科学这么发达!”苏父安慰地拍了拍戴蒙或的肩膀,递过一杯水。

戴蒙或有些木然地接过水杯,眼睛依旧死死地盯着产房门口,手也不知不觉地颤抖起来。狐狸,我后悔让你生孩子了!更害怕这种生死离别的感觉,好像随时都会失去你。

锥心刺骨的痛一阵阵地涌上来,苏清寒紧紧地咬住嘴唇,脸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身体里仅有的内力不停地被肚子里的宝宝吸收,苏清寒心里充满了恐惧,下意识望了一眼左边。呆子!我有些害怕了!

“大夫……可以让孩子的父亲……进来陪我吗?”苏清寒费力地说出这几个字,身体的内力一点点地被抽掉。

戴蒙或喝了一大口水,紧张得将手里的水杯都捏变了形。忽然产房的门就打开了,一个清秀的护士喊道“谁是苏小姐孩子的父亲!!!可以到产房来了。”

嗖地一下,戴蒙或就冲到了护士面前,一把抓住护士的手。“护士,苏清寒没事吧?”

“没事!不过你快点换衣服,就可以到产房来了。”

苏清寒扛不住的时候,忽然手心里多了一丝的温暖,睁开眼睛就看到戴蒙或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看。“狐狸,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莫名的心安从手心的温度一直蔓延到身体,只是手一直紧紧地握着。

忽然身体里一阵剧痛,苏清寒只感觉灵魂和身体像是在这一瞬间剥离,整个像是得到片刻的停留。“恭喜你们,是一个小女孩!!”迷糊只见,苏清寒似乎听到大夫的这句话。

望着大夫手里被毯子包裹地严严实实地的小小身体,睁大清澈见底的眼睛看着陌生的世界,那一刻戴蒙或有种想哭的冲动,这就是自己跟苏清寒的孩子,是一个新的生命,小小的开始。

“狐狸,小狐狸生出来了!”戴蒙或欣喜地扭头看着苏清寒的时候,却发现她就昏迷了。掏出一方手帕小心翼翼地擦拭着苏清寒额头上的汗,弯下腰低头亲吻了一下苏清寒的额头。

大夫笑着望着两人的模样,看到戴蒙或眼里的温柔,不禁暗自感叹苏清寒找了一个好人家。“你可以试着抱一下宝宝?”

戴蒙或下意识搓了搓手,满脸羞涩地望着大夫笑道“我可以抱吗?这个宝宝才刚出生?真的可以吗?”

“可以的。”大夫说完将孩子递到戴蒙或的怀里,教戴蒙或用手托着宝宝的屁股,另一只手托着脑袋。“刚出生的宝宝还没脊椎,所以要这样抱着才会舒服。”

当宝宝抱在怀里的时候,戴蒙或有种初为“人父”的欣喜,尤其是看着宝宝的小眼睛滴流地四处张望的时候,鼻子小小地像狐狸,嘴巴像自己,眼睛像极了狐狸……

从手术室里出来的那一刻,苏父苏母立马就冲上去,望着昏睡的苏清寒眼里都是说不出的心疼。“小戴啊,那个清清没事吧?”

“狐狸没什么事情,体力透支了,生这个小家伙费了不少的力气。”戴蒙或一边说,一边望着怀里的宝宝,眼里折射出来满是幸福的意味。

苏父望着戴蒙或怀里的宝宝,小手握拳放在嘴巴旁边,小眼睛到处乱看,充满了好奇。“小子,孩子没问题吧?是女孩子对吧?”

“爸,恭喜你做外公了!!”戴蒙或刻意将宝宝送到苏父面前,苏父正准备伸出手抱的时候,苏母一个巴掌就打过来,顺势将宝宝抱在怀里。“你这个大男人,粗手粗脚!!等会伤到宝宝怎么办?”

“这是哪里?为什么这里这么陌生却又熟悉?”苏清寒望着满目疮痍的空间,枯死的树木,甚至是干涸的湖泊。

突然,一个一摸一样的人站在苏清寒的面前,伸开双臂,对着苏清寒灿烂一笑。“苏清寒,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妲己?”苏清寒想了一会儿,有些迟疑地说了出来。

虽然长相一模一样,可是两人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苏清寒五官精致中带着清冷,高挑的身材给人一种美丽。苏妲己五官带给人一种魅惑,一颦一笑之间好像带着一种勾人的**,身材给人一种妖娆无比的冲动。

“没想到你居然知道我是谁?苏清寒,要不是你的自私,怎么会有一个我出现?你控制了身体,得到了幸福!!我呢?什么都没有!!我只是想要找一个爱人而已!!”苏妲己一见到苏清寒,就开始忍不住嫉妒,嫉妒苏清寒拥有的一切,嫉妒她得到的幸福。

苏清寒望着苏妲己声嘶力竭地指控着自己的那一瞬间,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自私,只是想要安慰从不知道从哪里开口。“妲己……”

苏妲己一把甩开苏清寒的手臂,流泪慢慢地笑了起来。“苏清寒,你以为轻描淡写的几句安慰就可以弥补你对我的伤害吗?要不是你,我会出现吗?我会成为一枚棋子吗?这一切不过是你的自私!!!!”

“我的自私?”苏清寒疑惑地自问。是啊,要不是自己的自私,自己的族人怎么全部都不在了?要不是自己的自私,自己就不会成为一枚棋子!!本来就心神具疲的苏清寒在恍惚之间,苏妲己猛地一下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哈哈哈哈!!!苏清寒,你的身体借我,我只是想跟我爱的人说清楚,告诉她有这么一个人默默喜欢她。”苏妲己心里暗自笑着,终于终于可以跟那个人告白了,即使她不爱自己。

戴蒙或刚去看了一眼宝宝,刚走到病房了,就看到病床上空无一人。“狐狸!!你在哪里?不要闹了?”四处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苏清寒那熟悉的身影。

正在这时,护士刚推开门走进来,戴蒙或一心急一把抓住护士的手臂,紧张地问道“护士,这个床的病人哪里去了?”

“刚刚我好像看到她往那边走了!!!”护士有些害怕地指了一下左边的走廊。“护士,谢谢你!!”得到答案,戴蒙或撒起腿就开始狂奔。狐狸,你在哪里?

两人曾经去的所有地方,咖啡厅、餐厅、湖边、电影院………就在戴蒙或万分沮丧的时候,突然脑海里莫名地闪出一个画面,就是那天不一样的苏清寒诱惑自己。“家里!!难道是在家里吗?”

狂奔地跑回家,刚推开门就看到那熟悉的身影,穿着病人的衣服,披肩的长发柔顺地散落在肩膀上。戴蒙或走上前就将苏清寒拥在怀里,嗅着她身上淡淡的柠檬味道,一股说不出的心安。“狐狸,你怎么能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

“我不是苏清寒!!”一个陌生的语气从苏清寒的嘴里说出来,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愤怒和柔软。

转过身的那一瞬间,戴蒙或望着面前的这个女人,虽然和苏清寒长得一模一样,可是嘴角笑起来的弧度,以及举手投足间的动作,都是那么陌生。“你不是她,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