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画板上的画,苏清寒不由得勾起一抹绝美的笑容。夕阳落下的河堤,余晖洒在每一寸土地上,有两个人缓缓的走在上面,其中一人怀孕大着肚子,转过身子望着身边的人,笑得如此幸福。呆子,你知道吗?我现在已经拥有属于我的幸福,那个人就是你。

忽然肚子揪着疼,苏清寒猛地一下蹲下来,自从怀孕以来就能清晰地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似乎在一点点地汲取着自己的内力。

“苏清寒!!!这个孩子居然在吸收你体内的内力,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害死你跟我的!!!”苏妲己第一时间就现肚子里这个孩子的不一般,居然可以自行吸收母体内的功力。

靠在墙边,脸色苍白的苏清寒想要挣扎地站起来,却现自己根本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左手颤抖地摸在略微凸起的肚子上。“妲己,你没有做过母亲,也没有真正爱上一个人。理所当然也不知道,想要跟她有一个属于两人共同的下一代。”

这一句直接击中苏妲己的灵魂里,想着自己出现寻找各种人,就在以后那个人是自己的归宿时,总是现那丑陋不堪的人性。酒池肉林,繁花似锦,金银披身……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比不过一个视自己如珠如宝的爱人。

“我不懂!!!可是……这个孩子迟早会害死我们的。”思虑再三,苏妲己觉得自己依旧有必要告诉她,要是坚持生下这个孩子的后果到底是怎么样的。

母子连心,苏清寒恍然间似乎感受到指间传来的微弱心跳,每次的跳动似乎在拨动着她的心弦。“这个孩子我不会放弃的!!!”

“那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取回戴蒙或身体里的内丹!这样才能让孩子健康成长,而你我也没有性命之忧。”过了许久,苏妲己终于说出最后的一个办法。

内丹!!苏清寒一想到这两字的时候,脑海里瞬间就想到戴蒙或一个劲地对着自己傻笑的模样。呆子,我真的想跟你在一起一辈子。

“什么!!!”陈辰一脸吃惊地望着戴蒙或,任谁听到这消息都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

戴蒙或笑了笑,掏出手机翻开相册,将一张照片给陈辰看。“喏,我可没骗你。”随手接过手机,陈辰一看到上面的B超照,瞬间就兴奋起来,一把捏住戴蒙或的肩膀。“萌萌,到底是怎么样才有孩子的?改天我让小林子也生一个!!”

听到这句话,戴蒙或额头暴汗,同情地看了一眼林阈,谁让她摊上了这么一个女汉子。“学姐,我这个是属于特殊情况,你跟小林子估计只能去国外生了。”

“唉!”陈辰失望地叹了一口,接着又兴奋地抬起头。“萌萌,那你家宝宝出生以后,我要当干妈!!”说完还做了一个你要是不答应就会死得很惨的手势。

“我要当干爸!!!”林阈高举着双手,兴致勃勃地说道。

陈辰啪地一下打在林阈的脑袋上,一脸鄙视地说道“干爸个毛线!!你丫的就好好的做奶妈吧!!”

捂着脑袋的林阈小心翼翼地拉着陈辰的衣角,低头看了一下胸部说道“你确定让我做奶妈?你不担心饿死宝宝吗?”

噗!!!戴蒙或瞬间被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打败了,不带这么无耻的!!“咳咳!!你们两个打情骂俏注意一点!!!”

就在这时,戴蒙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萌萌!!你现在赶紧到礼堂里来!!!”

“喂!妈什么事情?是不是狐狸出什么事情了?”戴蒙或一听到戴妈急促的声音,下意识就想到家里的那个女人该不会出事了吧?

“你这死孩子!!让你来礼堂就来礼堂,要不然你媳妇可就被别人抢走了!!”

“妈,我马上就过来!”挂掉电话,抓起包就往外冲!

陈辰推了一把林云的胳膊,饶有兴致地望着戴蒙或着急的样子。“小林子,我看着萌萌这个样子,忽然觉得有好戏看。我们要不要凑热闹去?”

“陈辰!!不要这么八卦好吧?”林阈对着陈辰这个八卦妹子甩出一个白眼,这女人怎么总是那么喜欢凑热闹呢?

紧接着陈辰又给了一巴掌“去不去?不去今天晚上你给我跪方便面,我什么时候睡醒,你什么时候起来?”

听到这句话,林阈瞬间就腿软了,上次也是这样说,结果陈辰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中午,尼玛看着碎了一地的方便面,抄起手边的词典就是一顿乱砸。(╯﹏╰)

戴蒙或一路上小跑着,生怕自己稍微休息一下就会出事情。嘴里一直呢喃着“狐狸,你等着我,我很快就赶过来了。”

当推开门的瞬间,戴蒙或第一眼就看着穿着白色婚纱的苏清寒,精致的五官在淡妆的稍作修饰之下,显得越的美丽动人,抹胸的白色婚纱勾勒出她姣好诱人的身材。

“呼呼……狐狸,你……没事吧?”戴蒙或一把拉住苏清寒的手,紧张兮兮地上下打量着她,生怕她会出一点的问题。

今早的时候苏清寒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是当苏母让自己穿上婚纱的那一瞬间,透过镜子望着自己这个绝美的模样,不由得扑到苏母的怀里。“妈,你这是?”

苏母含笑望着苏清寒这个模样,脑海里却想起的是她小时候的模样,摸着苏清寒的头。“清清,真没有准备好你一下子就长大,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你就要嫁人了。”

听着这句话,苏清寒心里莫名地伤感,做了母亲之后,才知道这一切多么不容易,也愈能够体谅苏母的心情。“妈,要是你没准备好,我就等你准备好再结婚。”

“傻丫头,说什么傻话!!今天可是我们,还有小戴的爸妈一起订的日子。”苏母心里有千万个舍不得,可是以后的路总归是要有一个人能陪她走。

苏清寒含笑望着面前这个呆子,心里说不出的情绪,只是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呆子,我这样穿好看吗?”

戴妈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孩子这个样子,走上前就往戴蒙或头上给了一巴掌。“你这熊孩子,到现在还不知情况嘛?笨死了!!你这个样子,老娘是怎么生出来的?”

一脸茫然地戴蒙或盯着戴妈,委屈地说道“妈,你干嘛打我?我什么都没干!!!”

越看越生气的戴妈一把拽住戴蒙或的手跟我一起走!!!”

“狐狸,救命啊!!!”戴蒙或露出求救的眼神望着苏清寒,却没曾想苏清寒对着露出诡异地一笑。呜呜,现在连狐狸都不救自己了。

过了好久,戴妈满脸得意地走出来,另一只手紧紧拽着一个好看的手,使劲一拽。全场都愣住了,尤其偷偷摸摸跟过来的陈辰和林阈不禁就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小林子原来萌萌穿女装的样子像是女扮男装!!!”

只见戴蒙或紧紧捂住胸口,拎着白色的婚纱,别扭地踩着一双高跟鞋,怎么看怎么像男扮女装!!!!刚准备走两步,啪地一下就摔倒在地上。

“这货不是我女儿,这货不是我女儿!!”费劲千辛万苦才将戴蒙或的打扮好的戴妈在心里头不停地默念着。

正准备爬起来的戴蒙或忽然现面前多了一双宛若削葱根的纤手。“呆子!!你这样很好看!真的!!”苏清寒第一次看到戴蒙或穿女装的模样,心里莫名多了一丝感动,呆子!我忘了你也是女生,也有权利抱着我伤心难过。

戴蒙或心里不知道多尴尬,第一次这么狼狈不堪的样子,居然被这个女人看到了。一把握住她略显冰凉的手,挣扎地站起来,有些羞涩地摸了摸头。“我这样好看吗?为什么我觉得特别别扭?”

“傻呆子!”苏清寒踮起脚,在戴蒙或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苏父走过来,狠狠地瞪了戴蒙或几眼。“小子!!从今天起,你以后必须对清清好,我苏青牛可不是吃素的!!!”牛气哄哄地威胁了几句,只是眼里的笑意,是怎么样也掩饰不了。

“爸,你就放心吧!!我好歹还是你的女儿,收拾一个呆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当神父对着戴蒙或念起一段熟悉的台词,她才瞬间缓过来,这尼玛不是结婚吗?“戴蒙或小姐!你愿意娶苏清寒小姐为妻吗?不论顺境,逆境,健康,疾病都照顾她爱护她,都对她不离不弃?……”

戴蒙或瞬间就懵了,自己这就算结婚了吗?明明自己连求婚都没有?“咳咳咳!!戴蒙或小姐!!!!!”神父不禁有些紧张地喊了一声戴蒙或的名字。

“我愿意!!”戴蒙或眼神一下子由茫然变得坚定起来,既然所有的事情都水到渠成,那么自己就要坦然面对。

“苏清寒小姐,你愿意嫁给戴蒙或小姐吗?不论顺境,逆境,健康,疾病都照顾她爱护她,都对她不离不弃?……

“呆子!我愿意!!”苏清寒对着戴蒙或甜甜一笑,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呆子。要是可以,我真的想跟你在一起一辈子,只是时间会给我这个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