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戴蒙或的话,一瞬间苏清寒才知道自己多残忍,紧紧地搂住戴蒙或,声音略带哭腔地说道“呆子,你听我说完好吗?最开始,我是因为内丹才跟你在一起,可是后来慢慢我发现你的好,你的一切。我爱你,比你爱我还要多一点。”

“狐狸,早点休息吧。”其实就在苏清寒抱住戴蒙或的瞬间,戴蒙或就有点心软了,这是苏清寒这个清冷的女人第一次说这么动听的情话。

当戴蒙或叫自己狐狸的那一瞬间,苏清寒就已经明白了,这个呆子原谅自己了,即使自己做错再多的事情,面前的这个人总是无条件地对自己好。

“能留下来陪我吗?”苏清寒艰难地说出这句话,回复她的却是戴蒙或将她轻轻地放在床上,然后侧躺在一边。

苏清寒嗅到熟悉的淡淡青草味道,以及那宁人安定的温度,莫名地觉得踏实。呆子,你会把我宠坏的,只是一定不要丢下我。

半夜的时候,戴蒙或轻轻地转过身子,望着这个女人安稳熟睡的模样,有种说不出来的情绪。凑近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把玩着她的秀发。“狐狸,我对你是全部,那么你对我是所有吗?”

苏清寒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枕边人似乎又消失了。要是往常,戴蒙或即使有什么事情,总是会在写下一张纸条。“呆子,我会让你原谅我的。”

“哎哟!!戴大爷今天居然来上课了,真是稀奇啊!!”出乎意料,林阈早上一走进教室,就就看到阴沉着脸的戴蒙或出现在教室里。

林阈叼着面包,春风得意地拍了一下戴蒙或的肩膀。“萌萌,你今天不做二十四孝相公了吗?”

戴蒙或扭过头狠狠地瞪了林阈两眼。“小林子,我今天心情不好,所以不要打扰我。”

“我今天心情出奇地好。萌萌把你不高兴的事情说出来,***一爽!!”林阈这个不怕死的家伙,一把搂住戴蒙或的肩膀,嬉皮笑脸地问道。

“学姐,怎么没有压死你这个混蛋!!”

压这个字钻入林阈的脑海里,不知不觉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一脸惊恐地望着戴蒙或。“擦,萌萌!!你该不会在宿舍里安了监控摄像头吧?”

戴蒙或不禁无语了,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居然是真的,望着面前这个面若桃花的家伙,就知道昨天晚上她不仅是压了学姐,而且还被压了。“去你的,我自己都忙不过来了,哪里还有什么时间去安装什么摄像头!!!”

“萌萌,那你是诸葛亮在世吧!!这么隐私的事情你都知道。”没羞没躁的林阈继续调侃着戴蒙或。

等等!!戴蒙或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林阈这个五大三粗的妹子居然被瘦弱的学姐给压了,尼玛!!这是什么社会?“林阈!!你被学姐压了?”

林阈翻了一个白眼,这个家伙真的很迟钝,现在才知道。“恩哼!”

“学姐上次不是还想撕了你吗?现在怎么情况真的急转直下啊?”

一问到这个问题,林阈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嫣红,小声音地凑到戴蒙或的耳边说道“这个问题,床上的问题当然是床上解决!!”

“我认识的学姐可不是这种被占了便宜还忍气吞声的妹子!!!”

“咳咳!!这个,具体情况是我不是压了她吗?然后她说要压回来,然后平时就看我们谁的力气大!!!”

听了这句话,戴蒙或才知道学姐果然是学姐,一如既往的剽悍,只是林阈这小身板玩不玩得过学姐那个剽悍的女妹子。“小林子,你可要悠着点,要不然你老了就只能被压了。”

“拍死你这个混蛋,从来不说好话,我跟学姐比胜在年轻好吧?”

这个时候,林阈忽然感觉自己的背后阴风阵阵,扭过头就看到陈辰邪笑地望着她。“小林子,你这个家伙看来是很开心呐!!”

“陈辰,我错了。都是萌萌这个家伙诱拐我说出来了。”一见到陈辰,林阈瞬间就变成了一只温顺的兔子,完全不见刚才的猥琐气质。

陈辰见到林阈这个模样,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赞许地说道:“这个样子不错,以后要经常保持。”

看着两人甜蜜的样子,戴蒙或瞬间就想到那个百变怀孕的女人。狐狸,你在做什么?“学姐,那你上次对这个家伙不是还咬牙切齿吗?”

陈辰意味深长地捏着林阈的下巴,朝着戴蒙或嫣然一笑。“这个家伙敢欺负我,我当然要讨回来才行,要不然就便宜了这个家伙。”

瞬间戴蒙或忽然好同情林阈这个家伙,找了一个这么凶残的女汉子,幸好自己喜欢的人是狐狸。狐狸!!!!这两个字不禁让自己开始想念她了,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萌萌,你跟你家御姐怎么样了?”

“学姐,要是别人因为喜欢一个东西而接近你,然后在你觉得自己得到幸福和爱情的时候,狠狠地说出事实,这样能被原谅吗?”

陈辰随手拿起一本书重重地敲了一下戴蒙或的脑袋,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萌萌你真的是个呆子!!即使她因为什么原因而跟你在一起,可是现在她能够告诉你一个事实,就能证明她爱你。其实她完全可以不告诉你这一件事情,瞒着你一辈子,一生一世都可以!”

听完这句话,戴蒙或犹如醍醐灌顶一般,自己的伤心算什么?那个女人承受的一切更多,比什么都多。自己这个混蛋,居然扔下她一个人!拿起手边的包,径直就冲了出去。

当戴蒙或气喘吁吁地跑回家的时候,却看到那个女人一个人坐在花园里发呆,安静地靠在秋千上,眼睛没有焦距地望着前方,像一个精致的洋娃娃。看得戴蒙或一阵鼻酸,狐狸对不起,我这个笨蛋总是伤害你。

苏清寒走出门不知不觉就靠在秋千上,静静地一句话都没说,脑海里浮现的全是过往的那些画面,那个呆子讨好自己的模样,那个呆子发呆的模样,那个呆子逗自己笑的模样……

忽然身子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嗅到她身上淡淡的青草味道,莫名地一瞬间眼泪顺着眼眶溢出来。

“狐狸,不要哭了!!”戴蒙或最见不到别人哭,更何况面前这个女人还是自己最爱的人。手忙脚乱地擦拭着苏清寒的清泪,苏清寒看到戴蒙或紧张兮兮的模样,不由得心里一松。

“呆子!!你不会再丢下我一个吧?”戴蒙或看到苏清寒忐忑不安地说出了这句话,双手却紧紧地拽住自己的衣角,像极了一只被抛弃的小猫。戴蒙或,你这个混蛋!!你看你做的事情。

“是我不好!!是我不该生气。狐狸,我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了!!”戴蒙或将怀里的这个女人抱得更紧,生怕自己稍微不注意就会失去这个女人。

两人根本就不知道,两家的父母居然透过窗户盯着外面。“哎呀!!不愧是老娘我的孩子,泡妞的那个技术压根就不在我之下。”戴妈那表情就是一个自豪,生怕别人不知道戴蒙或是谁的孩子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