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饭之后,两家父母兴致勃勃地开始讨论结婚的相关事宜。苏清寒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一笑,伸出手撒娇地说道“呆子,我们出去散步好不好?”

戴蒙或一把就握住苏清寒的手,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小心一点,只要你想要做的事情,不必要对我说,只要去做就行了。”

再三确定苏清寒确实穿得不少的戴蒙或才让她出门,有些甜蜜却又有点哭笑不得。苏清寒轻声地嘟囔了一句“傻呆子!!”

每次戴蒙或握住苏清寒的手,心里蓦然就有一种念头,这个人就是我将来要白头偕老的人。“狐狸,你说宝宝以后像我多一点,还是像你多一点?”

对于这个呆子,苏清寒已经习惯了她每天在自己的耳边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当然是像我多一点,要是像你那样,估计早八百年就被人骗走了。”

听到这个话,戴蒙或说不出的沮丧,难道宝宝像自己很丢脸吗?“可是……”

苏清寒看到戴蒙或这个模样,不由得一笑,这个呆子真的是傻得可爱。伸出手,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笑着说道“呆子,宝宝是我们两个的,怎么可能不像你?再说这个是希望,当然希望宝宝是最优秀的。”

“真的吗?那就是说宝宝可能会像我?”听到苏清寒的解释,戴蒙或心里瞬间就乐开了花,这个意思是宝宝以后会像自己?

“恩。”每次看到戴蒙或像个小孩子笑起来,苏清寒心里的阴霾被这一缕阳光吹散了。

这个时候,一个老先生领着一个老太太在小路上慢悠悠地散步,苏清寒觉得这才是自己想要的未来,只是这个呆子还不知道,那她会原谅我吗?望着身旁一直傻笑的戴蒙或,苏清寒心里瞬间升起了一丝的愧疚。

“呆子,要是我有事情骗你,你会原谅我吗?”几经考虑,苏清寒准备旁敲侧击地问一下这个呆子的想法。

“呃,狐狸你刚才问什么?”戴蒙或现在已经完全陷入对于未来宝宝的幻想里,宝宝会不会比较像自己然后狐狸会吃醋?会不会容易生病?会不会长不大?一瞬间所有的高兴和担忧全部都涌了上来。

“呆子!!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我就问你一个问题,要是我欺骗了你,你会原谅我吗?”苏清寒一字一句地说清楚,每一个字说出来的时候居然会这么重,这么难过。

看到苏清寒一板正经的样子,戴蒙或心里开始打鼓,莫名开始担忧起来。“狐狸,你知道吗?不管是你要怎么对我,我只是不希望你伤害自己,这样哪怕是我受伤了,我也会笑着对你的。”

虽然心里早就知道答案了,可是当听着面前这个人说出来的时候,感触却不一样,像是心里的某一根弦重重地拨了一下。苏清寒扑进戴蒙或的怀里,嘴里不停地呢喃着“呆子,你这个笨蛋……”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个女人的戴蒙或只是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听着她在自己的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叫着自己的名字,整颗心都碎了。

“咳咳咳!!小伙子,你说你这么好的媳妇,你怎么能欺负她呢?”这个时候,一个大妈像个幽灵一样出现,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一个大瓦数的电灯泡。

“大妈,我没有欺负她……”戴蒙或坚定自己没有欺负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苏清寒耸着肩膀哭泣的时候,声音却越变越小。

“还说没有!!这么水灵的姑娘嫁给你,你要知足!!你说她到时候还要为你生孩子,做这做那,你要是对她不好,以后她还能依靠谁?……”大妈像是逮住一个人,就开始不停地进行思想教育,噼里啪啦地教训了一大堆。

“大妈,她没有欺负我,只是我心里有点难过,所以才抱着她哭。”苏清寒抬起头,擦干眼泪,挤出一个笑容。

那大妈望着苏清寒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心里愈发心疼得不行。“小伙子,这么好的姑娘要知道珍惜,想当初大爷找你大妈的时候,那可是百依百顺的,什么都听我的。”

在一个小时里,大妈对戴蒙或进行了思想教育,已经从旧社会一直讲到新社会的发展,从人类的母系社会讲到社会主义社会。终于看到苏清寒脸上的疲惫之态,才松口让她们走。“小伙子,你看这姑娘多好啊,好好珍惜,大妈也不啰嗦了。”

戴蒙或这个人死心眼,遇到一个人自己喜欢她,她也刚好喜欢自己,那么自己就会全心全意地对她好。“狐狸,是不是累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半睡半醒的苏清寒眯着眼睛看着戴蒙或一脸宠溺的模样,吧嗒着嘴巴,双手抓着戴蒙或的衣服。“呆子,我好困,你抱我回去好不好?”

“好。”戴蒙或将苏清寒用公主抱将她抱在怀里,双手像是捧着什么宝物一样,只是这个宝物是这个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

回到家里,将苏清寒放在床上,掖好被子。戴蒙或刚想起身的时候,却发现她的手紧紧地拽着自己的衣服。“呆子,你不要走,陪我。”也许是感觉到自己身边的这个人准备离开的时候,苏清寒嘟囔地说了一句。

苏清寒犹如丝绸一般的秀发温润了戴蒙或的手心,戴蒙或找了一个舒适的地方望着这个女人安然睡去。狐狸,哪怕是你骗我,我都希望是一辈子。

睡梦中,苏清寒看到苏妲己对着自己笑着说道“我一直觉得你光明磊落,现在你居然还骗自己的爱人?即使你真的要她的心脏里的内丹,她这么爱你,一定会给你。”

“我不知道,我最开始只是想要内丹而已,可是后来她对我越来越好,甚至我心里都开始眷念这份属于我的温度。”说到这里的时候,苏清寒脸上掩饰不住的挣扎,或许痛真的只有在自己身上,才知道那锥心刺骨的痛到底多痛。

“苏清寒!!你这样对她公平吗?她掏心掏肺地爱你,你呢?甚至连跟她在一起,最初的原因都不告诉她?这不是欺骗是什么?”

“不是,我爱她!!!我现在真的不能没有她,真的!!!!”

苏妲己一把抓住苏清寒的肩膀,凝视着她的眼睛说道“容不下一丝的欺骗,要是你爱她就告诉一切,这才是真正坦诚的。”

“该怎么告诉她?”苏清寒刚想问这一句的时候,猛地一下就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睛就看到戴蒙或靠在床头睡着,嗅着她身上宁人安心的味道,苏清寒只是紧紧地靠在她身上。

苏清寒望着戴蒙或的安详的模样,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意味,是不是真的要坦白?要是她真的不想跟自己在一起怎么办?“呆子,我是不是该坦白?”

戴蒙或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苏清寒睁着眼睛看着自己,将她圈在怀里。“狐狸,这么快就醒了?”

还在想事情的苏清寒心不在焉地说了一句。“恩。”戴蒙或虽然反应迟钝,可是对于苏清寒的情绪变化还是能感觉到。“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该面对的东西始终是要面对的,即使你再逃避也是没办法避免的,苏清寒顿了顿说道“呆子!还记得你小时候吞的一个珠子吗?”

珠子?戴蒙或瞬间就想到自己小时候吞掉的那颗蓝色的珠子,脸色一下就卡白了。自己明明谁都没有告诉过,为什么狐狸会知道?“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因为我就是那只小白狐,而你吞掉的就是我的千年内丹。”

当苏清寒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戴蒙或瞬间想到的是自己居然吞掉了狐狸的内丹?想到自己看过小说里的情节,妖要是没有自己的内丹会消失。“狐狸,那你……”

“就是你想的那样,所以我才跟你在一起,有这些莫名其妙的关系……”话说到这里的时候,戴蒙或睁大眼睛望着这个说爱自己的女人,为什么感觉像是一场笑话?所谓的在这一刻居然这么脆弱。

“狐狸,你的意思是因为内丹才跟我在一起?是吗?”

苏清寒咬了一下嘴唇,艰难地说出来。“最开始的时候是的……”话还没说完,戴蒙或径直就站了起来,沉声地说了一句。“苏清寒,我们还是冷静一下。”

看着戴蒙或的背影越来越远的时候,苏清寒鼻头一酸,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呆子,你不要我了?对吗?

走出门的那一刻,戴蒙或靠在墙上,慢慢地蹲了下来,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点点地留下来?难道不就是这样毫无保留地相爱吗?

狐狸,你爱我?只是因为那颗内丹吗?如果你不爱我,难怕你开口说一句你要,我就会毫不犹豫地给你。而不是现在这样用作为掩饰,来获取这个那颗我根本就不想要的内丹。

半夜的时候,苏清寒下意识寻找那个熟悉的温度和味道,却扑了空,忽然间想起来了什么,眼泪顺着眼眶一点点滴下来。刚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就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就要重重地摔在地上的时候,一个温暖的怀抱将她抱起来。

苏清寒抓住她的衣服,梗咽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明明我应该不管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想要拼命对你好。”戴蒙或想到苏清寒半夜总会找自己,便忍不住起床看一看。

听到这一句,苏清寒强忍住的眼泪开始肆虐起来,捶打着戴蒙或的肩膀。“呆子,你该怪我的!!!……为什么要对我好?”

“我也不知道,只是想对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