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里拿着B超照片,戴蒙或望了一眼苏清寒充满母性地抚摸着还不明显的肚子,眼里满是幸福的滋味。“狐狸,我们赶紧回去,让你爸妈也看一下。”

“呆子,你知道吗?我以前真的好怕怀孕,这不能吃那不能做,可是真当自己成为一个妈妈,即使吃再多的苦我也觉得是幸福的。”苏清寒显得有些雀跃地说着,眼神中似乎巴不得自己可以马上成为母亲。

这个时候,戴蒙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不禁有些疑惑地掏出手机。“这个时候谁会给我打电话?”

当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戴蒙或瞬间就无语了。‘任性妇女’是戴妈在她手机里的名称,戴蒙或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不容易自己的爹妈总算是想起家里还有个孩子。

“妈,怎么了?”戴蒙或有气无力地接着电话。

“萌萌,你这熊孩子!居然都不知道给我打电话,差点害我忘记自己有个孩子。”戴妈一听到戴蒙或的声音,不禁就开始数落她,声音里有种想念的意味。

听到戴妈无理取闹的话,戴蒙或觉得自己额头暴汗,明明是她告诫自己不要在旅行骚扰她,尤其是她跟老爸甜蜜的时候,要不然这辈子她就安稳地过下去。“妈,你这个任性的妇女,对也是你!不对也是你。”

“呸!你有种让你老爸回到过去,换一个妇女!说不定还没我对你好,小样你就知足吧。”戴妈恨不得将戴蒙或这家伙塞进肚子里再进行加工,省得她老是气自己,“萌萌,我跟你爸现在在机场,要是你知道孝顺怎么写,就赶紧过来。”

戴妈以瞬雷不及掩耳之势啪地一下挂掉电话,满脸得意地对着戴爸笑着说道“看吧,还是我聪明吧?”

望着这个当年自己不顾一切追来的女人,到现在还保持着当时自己喜欢的个性以及所有当初的美好。戴爸不由得哭笑,在心头默念“女儿,不是老爸不帮你,是确实帮不了,你就自求多福吧。”

戴蒙或对着手机一阵苦笑,不由得叹了一口。“唉,真的是没办法。”转过头对着苏清寒说道“狐狸,这下好了。你就准备见公婆吧!”

从戴蒙或打电话的只言片语中,苏清寒隐隐约约觉得似乎这通电话是她父母打过来了,心里不由得打鼓,虽然早就想好跟戴蒙或这个呆子在一起,可是却从来没想过这么快就见公婆。

“呆子,那你爸妈现在在哪里?”

“现在在机场。”戴蒙或靠近苏清寒,仔细地盯着苏清寒看着。“狐狸,你该不会紧张了吧?”

“哼!谁紧张了?”就算是心里忐忑不已,傲娇的苏清寒就是不承认。

“好好!!我紧张了,我担心这么漂亮的媳妇会吓到我爸妈。”

苏清寒嘴角扬起一抹开心的弧度,面前的这个人这么宠自己,幸好自己比任何人都先遇到她。“呆子,不要闹了,去接你爸妈。”

“听老婆话的人才是好人!”

就在戴妈不耐烦等了十几分钟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风驰电骋,甩了一个完美的刹车,径直就停在自己的面前。“要不是老娘反应灵敏,估计就要葬身车底了。”

戴蒙或将车窗摇下来,裂开牙齿就笑起来说道“爸妈,上车!我带你们回家去。”

“萌萌,你这个死孩子!!该不会是被富婆包养了吧?咱们虽然穷,但你不能这样啊!改明儿给你爸也介绍一个!这样我就可以一个人到处旅游了!”前一句虽然没溜,可是好歹消遣的戴蒙或,下一句才知道戴妈是多强大!

下意识戴蒙或瞥了一眼在一旁强忍着笑意的苏清寒,不由得撇了撇嘴,心里千万个马景涛奔腾而过。老天爷啊,你怎么一点都不靠谱,给我一个这么不靠谱的妈?我可以申请退货吗?

“妈,你跟爸先上车。”

戴爸麻利地将行李放进后备箱,戴妈刚进车里就看到苏清寒,不由得愣住了,上下打量着苏清寒,嘴里还不是啧啧地赞许着什么。“萌萌,这个不介绍一下吗?”

戴蒙或一下就哽住了,望着苏清寒期待的眼神,自己好像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的身份,可是忽然想到苏清寒曾经的勇敢,瞬间心里的底气就大了起来。“妈!!!这个是……”戴蒙或紧紧地咬了一下牙齿,郑重地拉着苏清寒的手。“是你未来的儿媳妇,也是我要过一辈子的人。”

“萌萌,其实我一直觉得你应该找个男的,这样感觉有没有像两个男的?好有爱的说,可是现在看到这个……咳咳!未来儿媳妇的时候,忽然居然你找个女朋友,瞬间觉得更加有爱。哈哈哈,老娘真有才!!”

噗!!戴蒙或不禁有种吐血三千尺的冲动,自己的妈怎么越来越不靠谱了,不带这么坑爹的,自己好歹是这么郑重其事,尊重一下当事人会死吗?

这个时候,戴爸也刚好进到车子里,戴妈一把拽住戴爸的衣服,兴奋地说道“老戴,你女儿真给我长脸,给我找了一个儿媳妇!喏,你看那姑娘好看不?有没有我当年的姿色?”

戴爸先是一惊,然后一怒,可是当他的眼神扫到苏清寒那里的时候,眼神里满是称赞,有种惊艳的感觉。不禁觉得自己孩子的审美真的是比自己还厉害。“咳咳!那个萌萌,其实你要想清楚。”

“老戴,我跟你说,你要是敢拆散萌萌,信不信你人生剩下来的日子全是睡沙发?”戴妈现在只要看到戴蒙或和苏清寒就想到两人站在一起和谐的画面,谁家的孩子有他们家的牛叉?媳妇这么漂亮,这下要狠狠地得瑟。

戴家最大的优点就是惧内,尤其是将这一点发挥得淋漓尽致的戴爸。一听到要睡沙发,腆着脸满是讨好地望着戴妈,“老婆,我什么时候说要拆散她们的你刚才肯定是听错了,我保证!”立马竖起三根手指信誓旦旦地保证。

“暂时听着,看你表现。”

戴蒙或扭过头,心里不断地默念着,这俩货不是我爹妈!!这俩货不是我爹妈!!咳咳,这就算是完美坦白了?

“那个姑娘,你叫什么?都怪萌萌这死孩子都不介绍一下。”

苏清寒低头望着戴蒙或紧紧握住自己的手,似乎这一刻心里所有的畏惧全都消失。“阿姨,我叫苏清寒。”

“那我是叫你小清清,还是叫小寒寒?或者叫你儿媳妇?”戴妈眨巴着眼睛,满是好奇地询问道。

“阿姨,你就叫我清清吧。我爸妈也是这样叫我的。”苏清寒适时配合地低下头,羞涩小声地说道。

“清清,我们家萌萌这个死孩子,心眼特别实在,所以不用担心出轨的问题,要是她敢,老娘我一定将她几岁还在尿床的破事全抖出来。”说完,苏母还特别邪恶地望了一眼颤抖的戴蒙或。小样,老娘收拾你这个孙猴子不是简单的事情。

一只手驾着车的戴蒙或,真的是觉得跟自家父母聊天有种障碍的感觉,话说自家到底是不是他们家的孩子,改天真的要去化验一下DNA。

“阿姨,呆子对我很好的。”

“她要是敢对你不好,我就对她不好,这下就公平了。”

戴爸作为新世纪的好男人,果断在女人聊天的时候不参与,要不然炮火对着自家就算是黄河也救不了自己的火。四处乱瞄的时候,忽然看到驾驶座上一张照片,戴爸够着手将照片拿过来。

正在专心致志地驾驶着车子的戴蒙或,忽然看到一只手将照片拿走,下意识就踩了刹车,结果整车的人由于惯性差点撞到。“死孩子,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开车都不让我省心。”

第一时间,戴蒙或就询问苏清寒,双手不停摸着苏清寒的身上,嘴里不停地道歉。“狐狸,对不起!刚才……有没有事情?”

“没事,刚才怎么突然一下就刹车?”苏清寒知道戴蒙或开车技术十分好,而且开车都是小心翼翼地生怕自己会出一点事情。

确实在苏清寒身上找不到一丁点的伤痕,戴蒙或才扭过头对着苏父就是一通的教训。“爸,你都多大人了?不知道在车子上要安分一点吗?还有你!!戴氏,你都没管好你的老公!!”

戴爸有点气恼,这小子吃自己的喝自己,现在还嫌弃自己,真的不能对这个家伙太好了。突然有种不对劲的感觉,这个死孩子什么时候对其他的东西这么关心了?

肯定有事情,一定有事情,下意识看了一眼照片,黑漆漆的一团,但是隐隐有能看到一丝的光亮。等等,这个画面怎么这么熟悉!!!过了好久了,戴爸终于想起来,这是什么!!

“萌萌,这个照片是怎么回事?”戴爸一脸威严地将照片扔到戴蒙或的身上,戴蒙或却如获至宝一般将照片捂在胸口。

“给我看一眼,我就能知道是什么东西了?”戴妈一把从戴蒙或身上抢过这张照片,不由得愣住了。

“这个……”瞬间戴蒙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孩子的来源,顿时愣住喉咙像是被什么卡住了,竟说不出一句话。

“叔叔,阿姨。这个是我跟呆子的宝宝照片,这张照片是我们第一次照的!!我知道你们能够接受我跟呆子在一起,可是现在……”说到这里的时候,苏清寒似乎有些哽住了,对于孩子不是所有人都是是一种幸福,可能有的人觉得是一种负累,想到这苏清寒忍不住地心疼。

听到这句话,戴爸跟戴妈先是一愣,然后一喜!虽然他们同意,可是对于她们在一起,以后老了该怎么办?都是一个问题,现在出国旅游回来,不仅是有儿媳妇了,甚至连孙子都有了,果然自己家的孩子真的神速啊。

“萌萌,你来告诉我,清清说的是不是真的?”戴妈对于这句话,还是有点将信将疑,只是看到这张照片,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底。

望着自家妈手里的照片,想到自己的孩子还有不到一年的时候就可以跟自己想见,戴蒙或浮起一抹幸福的笑容。“妈,这个孩子是我和狐狸,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这样跟她有了孩子。”

“你确定是你的吗?”戴爸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好像在一秒里坍塌了,什么时候女女可以生孩子了?那还要男的做什么?

戴蒙或有些无力地捂着头,望了一眼一旁有些担心的苏清寒,对着她笑了一下,然后对着戴爸翻了一个白眼。“爸,你这个意思是我要我将媳妇给别人吗?”

戴妈瞬间就暴走了,抬起纤纤玉手就在戴爸的身上一阵乱掐,这个混蛋什么意思?是想要拆散她们吗?好不容易自己家里出现这么有爱的一对,怎么能这么毁掉?更何况自己当奶奶了!!

“老戴,你要是敢说一句不,或是不相信。我会让你相信这个世界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借钱给你的。”

“哎哟,老婆。我错了!!我应该高兴,我当爷爷了,现在我们赶紧去清清家里提亲!哎哟……免得这么好的媳妇被人抢走了……”

“这样才像句人话嘛!”戴妈这时才高兴地点着头,这么多年,自己身边的男人终于说了一句中听的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