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的时候,可以看到自己心爱的人,苏清寒心里似乎多了一丝的感动,伸出手指拨弄着戴蒙或柔软的短发,小声地呢喃着。“呆子,你知不知道?如果你认识从前那个苏妲己,你还会不会爱上我?”

没有睡安稳的戴蒙或感觉到那手指轻触发间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听着苏清寒的那番话,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揪着痛。清寒,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你,就注定我们之间的红线。

“清寒,你没事了吧?”戴蒙或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苏清寒此刻妩媚的模样。

白色的浴袍轻轻地滑落在肩膀处,露出精致迷人的锁骨,顺着往下看的时候,戴蒙或似乎感觉到鼻尖有股热流直涌。

“清寒,你穿好衣服,我先出去!”捂着鼻子的戴蒙或落荒而逃,忙不迭地往外冲。看到戴蒙或这个样子,苏清寒不由地笑了起来,也许这就是一笑倾城,浅浅的酒窝,桃花眼满是笑意。

“原来这个呆子也不是那么呆!”苏清寒看了一眼自己此刻的模样,确实有种性感撩人的味道。

一出来,戴蒙或松开手,摊开手心就看到几滴鲜红的血液,不由地摇了摇头。“果然还是美女的魅力无法阻挡。”

当苏清寒出来的那一刻,戴蒙或发现自己现在对这个女人已经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了。苏清寒身着一件职业套装,瞬间就多出一股御姐的气质,盘起的长发露出如天鹅一般修长的脖颈。

“呆子,你难道就没什么话想要问我吗?”不知道为什么,苏清寒看到面前这个呆傻的家伙,就有种想要将心里所有的话都告诉她。

缓过神的戴蒙或痴反应过来,脸上立刻就浮上一抹羞涩。“问什么?我只知道,你只是我的苏清寒,不管怎么变,都是。”嘴笨的人,不会说最浪漫的情话,但是她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真实。

听到这句话,苏清寒顿时潸然泪下,几千年都不知道眼泪是何物,这一刻被面前的这个呆子感动住了。“戴蒙或,你这个呆子!”纵身就扑到戴蒙或的怀里,嗅着戴蒙或身上淡淡的青草味,莫名有种心安。

戴蒙或望着这个在自己怀里不停流眼泪的女人,一瞬间脑海一个念头一闪而逝。一定要用自己生命的全部,去爱这个女人,一定!

哭完之后的苏清寒,立马就慌忙起来,望着镜子里自己梨花带雨的模样,觉得自己似乎在这个时候才像一个人。女人都是爱美的,在卫生间里里补妆的苏清寒终于出来了。

“呆子,我去上班了。”苏清寒幸福地朝戴蒙或浅笑着,走了好远忽然想起什么,又跑了回来,踮起脚尖蜻蜓点水在戴蒙或的脸颊上轻轻一吻。“再见~”

被苏清寒突然一下的吻弄懵了的戴蒙或,像是做梦一般扬起手在胳膊上重重地掐了一下。“次奥!这么疼!刚才的不是做梦!是真的!!”摸着脸上还带着苏清寒香味的吻,傻呵呵地笑着。

忽然一个电话就打破了戴蒙或白日梦的状态。“喂,你好找谁?”当这个电话响起的时候,瞬间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忐忑地接着电话。

“小戴啊!我是你苏伯伯,今天有点事情想要找你一下。”苏青牛爽朗的声音一下就刺进了戴蒙或的耳膜里,戴蒙或不禁在心里打鼓。

“苏伯伯,找我什么事啊?”

“是这样的,你苏阿姨做了饭菜,准备让你过来一起吃,反正也好久没有见你们了。”

“噢,那我等会就赶过来。”既然是岳母和岳父有命令,就算是天上下冰刀,戴蒙或也会坚持过去。

在小区外找了好久,问了N个人才终于找到房子的戴蒙或下意识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刚犹豫要不要按门铃的时候,门却突然开了。“哎呀,小戴来了啊。”苏青牛满脸热情地将戴蒙或拉进来。

“苏伯伯,这个是我买的一些东西。“戴蒙或将手里买的东西递给苏青牛,却不曾想到苏母埋怨地看了一眼苏父。”小戴,咱们都快是一家人,不用讲这些客套的东西。“

“阿姨,没事这些东西不算贵。”

苏父乐呵呵的让戴蒙或坐下来,不屑地说道。“这算什么,我们养了这么多年的闺女都白给他,买东西孝敬我们是应该的。”

“老苏,说得也是。你们爷俩聊,我去准备饭菜。”苏母径直就走进厨房了。、

一直强行按捺着问题的苏父再也忍不住,偷偷瞥了一眼在厨房忙活的苏母,轻声低询问道。“小戴啊,你跟清寒那个没?”

早就被苏父和苏母弄得找不着北的戴蒙或一脸茫然地望着苏父。“哪个?“

恨铁不成钢的苏父,随手拿起报纸就朝戴蒙或的脑袋上打了一下,咬牙切齿地说道“小子,你给我在这里装傻!!“

虽说苏父没有下重手,可是戴蒙或被苏父这一举越发害怕起来,无辜地问道“苏伯伯,你打我干嘛?“声音真的是委屈至极。

“你小子,不跟清清那个,我的外孙什么时候才能出来?“苏父真的是想要抱外孙快疯了,每次看着自己的那些战友弄孙为乐,那个羡慕嫉妒恨一下就全涌了出来。

秒懂了的戴蒙或,低头含羞地说道“苏伯伯,那个!还没有~“

“我勒个去,我的外孙!!!!!“苏父扬起手里的报纸使劲全身的力气打了一下戴蒙或,可见是苏父是有多想抱外孙。

眼泪兮兮的戴蒙或揉着脑袋,可怜巴巴地望着苏父,委屈地说道“难道没有还犯错吗?”

重重深呼吸一口的苏父,捏住手里的报纸威胁地说道“我还宁愿你犯错,这样我的外孙就有了。”

尼玛,瞬间戴蒙或就泪奔了,自己是女的!!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让苏清寒有孩子的,可是自己现在真是骑虎难下啊!

“那个伯父!我跟清寒两个还没到这个地步,今天早上她才亲我的脸!”结巴巴地将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说出来,可见咱们的戴蒙或确实是一个老实孩子。

“都认识一个星期了,才亲脸!!小子,你也太容易满足了吧?想我当年,才不到三天就拿下清寒的妈妈,佩服我吧?”说到当年的往事,苏父脸上有种掩不住的得意神情。

“不知道,清清妈妈当时多漂亮,整个学校就没比她还漂亮的妹子,幸好我先下手了,要不然我估计要多好多的情敌。只是~~“苏父似乎想到什么了,眼里全是不见底的哀伤,对于一个硬朗的男人,是有多痛才会有这个神情。

“伯父,不要想了。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戴蒙或对于这种情绪上的变化,很快就会感觉到,轻声地安慰着苏父。

苏父摆了摆手,装作随意恶狠狠地盯着戴蒙或说道“小子,你最好今年就给我整一个外孙出来,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说完,还用力地握紧拳头,骨头之间隐隐作响。

唉!这不是逼我上梁上嘛!神啊,派个人拯救自己吧!戴蒙或望着身边殷切想要外孙的苏父,心里莫名觉得肩上压力一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