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想到苏清寒的时候,戴蒙或心脏某处总是不停地撞击着,似乎像是什么要破壳而出。戴蒙或拍了一下脑袋,算了,不去想那么多了,现在目前就是收拾好东西。

陈辰望着戴蒙或不断地将东西收到行李袋里,不禁有些疑惑地问道“萌萌,你收拾东西干嘛?”

“不干嘛,只是马上就要出去住了。”戴蒙或低头地将东西一件件地放进去,嘴里还在小声地念叨着,生怕什么东西会遗漏掉。

听到出去住三个字,顿时陈辰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惊叫了一声“啊!!”然后一把搂住戴蒙或的脖子,挤眉弄眼地猥琐笑着说道“哎哟,该不会是跟那个御姐同居吧?”

擦!!戴蒙或的额头顿时暴汗,为什么所有的话到了学姐的嘴里,就像是变了味一般?满是无奈地将陈辰的胳膊放下来,翻了一个白眼说道“学姐,不要把你那猥琐的想法强加在我们身上。”

“萌萌。你居然嫌弃我?”陈辰可谓是百变女生,瞬间由八卦女生变成了一脸委屈的软妹子。

当初就是被陈辰这个样子给骗了,硬生生地把自己安排到这个宿舍,结果发现宿舍居然住了一群奇葩,尤其是这个在外面是女神,回宿舍已经变成汉子的某个学姐。“学姐,我没有嫌弃你好吧?”

说完,便随手拎起行李包,回头望了一眼这个已经住了两年多的宿舍,一刹那间忽然有一种感觉。这么一走,也许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学姐,我走了,再见。”对着陈辰一笑,开口说道。

“等到你勾搭上御姐的那天,一定要记得我!!”果然是汉子,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忘推销一下自己。陈辰一脸猥琐笑容朝戴蒙或摆了摆手,那表情真是贱到一定地步,怕是那些陈辰的粉丝见到,一定会心碎成奶粉。

戴蒙或刚走出宿舍的时候,迎面走来一名气质极佳的女生,只见那女生笑着走到戴蒙或的面前。“戴蒙或,还记得吗?”

已经启动连盲模式的戴蒙或,一下就卡机了,一脸茫然地望着面前这个女生。“额,你是?”

良好的家教此刻让庄文汜压抑住心里的愤怒,脸上仍旧一脸淑女笑容地说道“我是庄文汜。”

“庄文汜?”擦,戴蒙或这个二货仍旧没有想起了,迟疑地反问了一句。

庄文汜嘴角强扯一抹笑容,朝着戴蒙或说道“恩,这个星期有一个晚会,我没有舞伴希望你能参加。”

戴蒙或忽然想到自己好像跟面前这个女生不熟,为什么要去给她做舞伴?更何况自己是个舞蹈白痴!!听到这句话,想都没想,戴蒙或转身就走了。

“哎!!”庄文汜这可是第一次被人拒绝,而且还是上次那个见面挺有好感的家伙,忽然心生一种不服输地冲动,有些可爱地朝戴蒙或的背影扬了扬手,弯起嘴角轻声说了一句“你一定是我的。”

走到公交路牌的时候,戴蒙或不禁傻了眼,自己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去那个女人的家里,到底是坐哪几路公交?攥着手机,迟疑了许久,戴蒙或鼓足勇气,深吸一口气,拨通了苏清寒的手机号码。

白色的宣纸上,笔锋简短地勾勒出巍峨的山峰,随便挥洒的墨汁散开,涂抹几笔就变成了波澜壮阔的江河,一霎那间一副壮丽的山水画就展示在眼前。苏清寒搁下笔,摘掉眼镜,刚准备闭目休息一会儿的时候,手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喂!!谁?”

戴蒙或紧紧攥着手机,都快握出汗了,听着手机传来嘟嘟的声音,猛地一下传来苏清寒清冷好听的声音。“额,是我。”

“恩,怎么?”苏清寒空出一只手揉了揉眉心,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戴蒙或有些迟疑的声音,一抹浅笑的弧度就扬了出来。

“该怎么去你家?我忘了!!”戴蒙或的声音越来越没底气,同时声音也越变越小。

苏清寒听到戴蒙或的话,不禁笑了起来,忽然想到什么,便开口说道“你先到明日画廊来吧。打的,我报销。”

当戴蒙或到了明日画廊的时候,顿时一下就愣住了,在一个繁华的地段,一间古香古色的画廊顿时显得格格不入,只是却又这么和谐。

迈进去的那一瞬间,戴蒙或才知道自己错得又多离谱。左边是一些山水画,中间是油墨画,右边是一些抽象派的画。装修也是按照各自的风格装潢的,一下就能抓住人们的焦点。

“你好,有什么能帮您的?”这个时候,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人走到戴蒙或身边,轻声地询问道。

“我是来找苏清寒小姐的。”戴蒙或话刚落,只见那女人径直就在她身上扫了一下,若有所思想了一会儿说道“你跟我过来。”

每天对于苏清寒来说,就是不断地画画,将所有遇到过的美景和人都画出来。在走廊转角的地方,刚走进去的那一刻,戴蒙或就呆住了。苏清寒穿着白色的裙子,长长的头发随手用一支笔固定起来,鼻梁上多了一架眼睛,有种勾人心魂的知性美。

认真的女人最美,这是第一次戴蒙或才觉得多正确,甚至都怕自己一个轻微的动作,都会毁掉这个画面。也不知道多久,苏清寒搁下了画笔,这时才发现戴蒙或一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在想什么?这么入迷?”当苏清寒清冷好听的声音传过来,戴蒙或才反应过来,略显局促地摸了摸头,傻呵呵地笑着说道“没什么。我们现在去哪里?”

一直被美色所吸引住的戴蒙或,此时才发现这个房间到底有多乱,除了苏清寒面前的桌子上比较整齐以外,到处都散落着纸和笔,以及一些袋子。瞬间被戴妈训练出来的条件反射就开始了,戴蒙或放下包就开始收拾着房间里的东西。

苏清寒望着戴蒙或忙碌的背影,忽然心里多了一种温暖,是她这几千年都不曾拥有过,哪怕自己费尽心思去寻找所谓的真爱。戴蒙或,你身上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到!

将所有的东西归类,然后统一放在一起,戴蒙或转过身就看到苏清寒一直盯着自己,顿时心里有些疑惑。这女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时而像一个御姐,时而像一个小女生,时而像一个冰山,时而像一个温婉女子……从每个时间地方都会发现一个不同的她,同时在心里庆幸自己能跟她住在一起。

“我们先去超市吧?给你买点东西。”苏清寒随手将笔从发间抽出,顿时微卷乌黑的长发,一下子就散落开来,那一刻的美真的是让人欲罢不能。